王咸鱼

【全职高手/周橙】 What makes you beautiful

采莲涉水兮:

暑假前 @简竹桑 GN点的周橙,拖了这么久真是抱歉!


*校园Paro。一见钟情的故事。


*有点啰嗦,轮回全员出场比较多。教科书般的纯情。


 


 What makes you beautiful


周泽楷x苏沐橙


 


十二月的第一天,就落了雪。方明华借题发挥,群发消息表示校刊本期图片主题就是冬日,希望摄影部的同学们自由发挥,按时交稿。此话一出,摄影部的成员顿时哀嚎连天,除去冬寒料峭的原因之外,也没有人想一大早上就起来校园蹲点——然而清晨的图片被再三强调是一定要有的。最后只好抓阄,经过预选赛初赛复赛,最终光荣任务落在了周泽楷的肩上。


周泽楷对于早起这件事,一开始是不愿意的。然而愿抓服输,只好老老实实从温暖被窝爬起来。昨日夜半有雪,清晨的校园放眼望去皆是一片纯白。看得久了,眼睛就有些发涩。时候尚早,冷意轻薄,因而外头静得很,偶尔听到簌簌的响动,是雪从树枝上落下的声响。周泽楷靠在窗台,时断时续的倦意被一不留神咬到舌头的疼痛惊醒,他皱起眉头,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
下一秒,有人闯入他的镜头。是个行路匆匆的姑娘,大抵赶着去图书馆或是其他什么地方,在雪地上留下一连串深深浅浅的脚印。周泽楷眯着眼睛,看清她及肩的黑发衬着艳红的大衣,偏偏显不出艳俗,反倒明艳得让人觉得惊心动魄。周泽楷下意识按下快门,恰在此时,那人回过头来,在四四方方的取景框里,留下一个模糊的微笑。




后来校刊的冬日专题上并未收录那一张照片,究其根本,到底是周泽楷私心作祟,只冲洗一张给自己收藏。平心而论,这张照片并不算特别好,取景构图可谓平平,甚至雪地的人影都有些突兀,像是打破了雪里的寂静。但周泽楷却觉得十分好看——可真要问他原因,他支支吾吾半天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能在脸上露出个羞赧的微笑。


大家也知道他不善言辞,调笑几句也就作罢,把更多注意力放在研究这张照片上的姑娘究竟是谁。毕竟谁都知道,能入周泽楷镜头的女生寥寥无几,往上数只有当年院庆晚会上的楚云秀,往下看则是大一的小鲜肉戴妍琦。如今凭空冒出来一个,不得不叫人好奇。


杜明说:“不会是雪女吧?”他最近研究日本鬼怪文化,深有心得体会,凡事都爱往这联系发散,把自己搞得神神叨叨。


吴启对此嗤之以鼻,忍不住呛他一句:“你见过穿大衣的雪女?时代在发展雪女在进步?”


江波涛笑眯眯接话:“我们要拒绝迷信,相信科学。”


一群人吵吵闹闹半天,最后照片上是何方神圣还是不得而知。这时方明华端着咖啡走过来,凑过头一看,顺口说了一句:“这姑娘挺眼熟的……我想想啊,有点像学生会苏主/席的妹妹,名字没记错的话,是叫苏沐橙吧?”回头又问周泽楷:“上次开会的时候她给主席送材料,你们应该见过?”


周泽楷沉默半晌,说:“有点像是她。”过一会儿又补充一句:“那次没怎么注意。”言外之意就是自己没多少把握。


吕泊远说:“无图无真相,求高清大图。”


混迹校论坛多年的方大哥表示这都不是个事儿,分分钟朋友圈里逛一圈,扒了张合照出来。时节恰好也是冬天,姑娘桃腮杏面,明眸皓齿,右手挽着楚云秀,对着镜头比出一个“V”的手势。不知是不是巧合,她也穿着一件红色的大衣,毛绒绒的线球摆出一个俏皮的弧线。


杜明忍不住感慨道:“这是女神级别了。以前怎么都没听说过她?”


方明华说:“苏妹子是生科院的。生科院一向低调做人,不像我们艺术系隔三差五举办个晚会,不知道很正常。”他语调慢腾腾的,“再说,人家可是生科院重点保护对象,内销都还来不及,怎么敢对外出口。”


杜明对此理论佩服得五体投地:“有理有据,令人信服。”他把目光转向周泽楷:“小周,你觉得怎样?”


周泽楷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闻言被他吓一跳,半天才挤出两个字:“好看。”


杜明说:“不是问你这个。我们都知道她好看。”


周泽楷语气笃定:“就是她。”




谁也不知道周泽楷的迷之自信从何而来,但既然周泽楷拍板定论,大家自然把这当做标准答案。由此,关于苏沐橙的一手消息忽然多得数不胜数,大到参加过什么比赛,小到专业课表安排,一夜之间所有人似乎都对这位来自生科院的女神兴致勃勃,并且都乐于第一时间同周泽楷分享。


“不过如果你要追她确实有点麻烦,”方明华在例行会议上总结——这群人唯恐天下不乱,把这件事提上了会议进程,“虽然你的英俊能为你加分很多,但据我所知,除了生科院一众虎视眈眈的男性之外,她上头还有一个哥哥拦在前头,就连副主/席叶修,似乎也和她挺熟的。”


“哎,”杜明叹一口气,“真是不容小觑。原本以为攻略模式是普通,最多不过困难,结果一上来就是地狱模式,真是艰难。”


吕泊远提醒他:“乱说什么,小周连路线都还没开启,CG也就一张,谈何攻略。”


江波涛拍拍周泽楷的肩膀:“路漫漫其修远兮啊!不过你别丧气,”他深沉地说道,“毕竟你的英俊为你加分太多了,还是外挂级的加分。要有点信心,加油!”




周泽楷很无辜,很无言以对,很无话可说。他反思自己的言行半晌,似乎并没有表露出任何一点想要追苏沐橙的念头。“但你说苏沐橙很好看。”杜明振振有词。周泽楷觉得自己说的没错,苏沐橙确实好看,而且是属于耐看的好看。或许用“漂亮”、“美丽”这一类的词来形容过于俗气,但每个人第一眼看到她都会产生这样的想法。但周泽楷总觉得还是有点不同的,或者说,对他而言有一点不同。大约是那个冬日的照片在作祟,那抹红色总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。然而就在他绞尽脑汁想要找形容词的时候,杜明已经把他的沉默当做默认,并且轰轰烈烈地进行了宣扬。


但尽管周泽楷不想承认这一点,他的生活还是慢慢发生着一点一点的变化。关于苏沐橙的信息实在太多,让他现在想不注意都不行。他发现他们选了同一门选修课,苏沐橙每次都会提前十分钟到,坐在左边第二个靠窗的位置;周三和周五实验课下课后苏沐橙喜欢去第三食堂吃饭,但她从来不会点青椒;她和同是艺术系的楚云秀是好友,周末两个人会一起约出去逛街。有时周泽楷露出校车站牌,会看到两个姑娘手挽着手,亲亲密密说着悄悄话。


“这些并没有什么卵用。”杜明说,“从你简短的表达来说,我感觉你对苏沐橙有所了解,但对方大概压根不知道你——你就不能走上去,和她搭句话吗?”


答案是不能。因为众所周知,周泽楷的颜值和口才是反比关系,他可以靠脸出名,然而并不能靠脸说话。吴启建议不如由江波涛根据时间地点气氛写几份开场白,让周泽楷背熟之后再上前搭话。这个提议得到半数以上人的赞同,正在大家铺纸磨墨之时,周泽楷才开口为自己辩白:“有说过话的。”


“啥?!”


周泽楷努力组织语言:“就是上次选修课,我坐在她后面。她的笔掉了,我帮她捡起来,她和我说了谢谢。”想了想,他又补充道:“声音很好听。”


没有人回话。一阵沉默之后,杜明才悠悠开了口:“这剧情纯情的,我都不知道如何评价了……”他的表情痛心疾首,明明白白显露出怒其不争的神色:“都过去多久了!偶像剧都能演到男主妈妈摔给女主五百万让她离开自己的儿子,你居然只是捡了只笔?!”


江波涛说:“如果真的按这个剧情走,我觉得应该是苏沐秋学长甩过来五百万。”


吴启说:“我们不会答应的,每个人都有追求爱的权利。”


江波涛说:“那下一步可能就是关门放叶修学长了。”


一众人想到叶副主席那张脸,忍不住噤声三十秒。




周泽楷在谈话进行到一半就神游天外。他的目光更多落在桌下手中的相机里。谁也不知道储存卡里有许多照片,主角无一例外都是苏沐橙。她微笑的样子,伸手撩起耳边碎发的样子,在图书馆低头看书的样子,偏过头和朋友说话的样子……统统安静躺在四四方方的机器里。


方明华注意到他的心不在焉,凑过头来一看,露出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。周泽楷急急忙忙把相机收起来,慌慌张张想要解释些什么。可在方明华“我什么都懂”的表情下,连吐出来的字词都结结巴巴。


“最近看你随时随地都拿着相机,我还以为你是热心于校刊事业。万万没想到,你居然是这样的人。”


周泽楷拼命摇着头。


“这相机是社团公用的?你这算公物私用吧?”


周泽楷拼命摆着手。


“我记得好像有人在论坛三百六十度花式前滚翻跪求苏沐橙的照片?是时候给社团赚点外快了。”


周泽楷这次终于开口。


“不给。”他认真说道,“是我的。”


方明华拍拍他的肩膀:“这就对了嘛,喜欢就要大声说出来。小明经常说的那句话是什么?哎,小江你记得吗?”


江波涛接话道:“跟随你的心,不要怂,就是干。”




风萧萧兮易水寒。周泽楷脸上的表情犹如壮士断腕,惨烈得紧。然而就是这样的表情,落在他脸上也是极好看的。“颜高,任性。”吕泊远自豪地说道。


然而颜高给周泽楷带来的自信微乎其微。他瞧着不远处的苏沐橙,心里小鹿乱撞,嘭嘭咚咚打起一面鼓。江波涛安慰他:“别紧张,又不是去告白,只是认识认识,做个朋友而已。”


吕泊远说:“去搭个话就这样,以后不说告白,牵手都成问题啊。小明你怎么看?”


杜明没看。杜明只是绕到周泽楷身后,用力推了他一把。周泽楷未曾料到遭队友毒手,毫无防备,一个趔趄,往苏沐橙的方向走了两步。


吴启默默鼓掌:“这个助攻,我给满分。”


既然已经踏出第一步,再往回走岂是一个怂字可言,指不定还要被嘲笑个十天半个月。周泽楷心想反正都这样,索性硬着头皮上。倒也不是没有底气,昨晚经过江波涛润色的底稿已经熟记于心,只要站到苏沐橙面前,深呼吸一口气,当做是在课堂上背诵一遍就好——


但真正要开口时,才发现一切准备被抛到九霄云外。“苏、苏同学……你好。”半天只能打出这一句招呼,老气得好像只存在于十几年前的电视连续剧里。


“你好。”苏沐橙抬起头,饶有兴趣地看着他,黑曜石一样的瞳孔里露出好奇的神色。周泽楷脸涨得通红,一时不知该接什么话才好。手指弯曲又伸直,才发觉手里一直抓着相机。“给你。”他忽然把相机递上前去,“里面都是你。”他又莫名其妙补充上一句。


身后假装路人经过的杜明忍不住抱头,压低声音同一旁的江波涛抱怨:“这和我们安排的发展不一样啊?!这样难道不会认为是跟踪狂吗?!”


江波涛老神在在:“就算是跟踪狂,也是一个英俊的跟踪狂。小明莫慌,快抱紧我。”


 


这一番吐槽周泽楷没有听到,其实他连这两人何时走到附近都不清楚,现在他全副心神都放在苏沐橙身上。先前姑娘楞了一瞬,但还是接过他的相机,此时正认真看着储存卡里的相片。周泽楷站在她面前,紧张地抓着衣角,咋看上去像是个初出茅庐的愣头小子一样。


过了十分钟,又或者是十秒和十个世纪,苏沐橙才抬起头来,笑着说:“拍得都很好看啊。”


周泽楷说:“因为你好看。”


苏沐橙微微歪了头:“好看的人有很多啊。比如秀秀和小戴她们。男生里也有好看的,不过老韩长得就有点凶了,叶修稍微收拾收拾倒还不错……”


“你最好看。”没等她列举完,周泽楷就打断她的话。像是要增加可信度,他又重复了一遍:“真的,是我喜欢的那种好看。”话音刚落他才发觉这句话有些突兀,然而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更好的话来圆场,只好闭上嘴,以沉默应万变。


但苏沐橙并没有生气,“噗嗤”一声笑出来。她也没再回话,只是低头捣鼓相机,折腾半天举起来,正对着周泽楷:“你笑一个。”


周泽楷下意识弯起唇角。“咔嚓”一声,苏沐放下相机,给他看成果。照片里的周泽楷有些腼腆,笑容里带着一分的茫然和一分的不知所措。


“你也很好看。”苏沐橙笑眯眯地说道,“正巧,也是我喜欢的好看。”




Fin.




写完才发现轮回全员里孙翔还没出场……三百六十五度前滚翻诚挚道歉!就当作他还没来到艺术系吧。


这篇如此纯情,居然被说有敏感词,真是very绝望。

评论

热度(18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