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咸鱼

☆我终于知道我注册LOFTER干啥用了☆:

那年叶家哥俩还小,叶老爷子琢摸着将来大儿子继承家业,让小儿子辅佐他。于是打算把大儿子带在身边接触生意,再把小儿子遣出国,读个西洋那边经商的学位。将来两个儿子都有头有脸的,体面又称心。


哪成想,这大儿子心思甚不老实,竟偷了给小儿子留洋准备的行李,留了个字条就连夜坐火车下南方去了。寻不到儿子的叶老爷子气得跳脚,小儿子怯生生地问:哥哥跑了,那我是不是就不能走了?老爷子怒吼:走走走,都走!赌气把小儿子也撵上了去国外的客船。

 

从此叶老爷子常常长吁短叹:想他英明一世,在京城里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,老来竟要落个处境凄凉。大儿子忤逆不肖,只能当没生了他;又觉得那小儿子见了外面的花花世界,也难再守着自己。一边恨恨想着,一边又怕他们在外吃苦,不禁后悔起来。


谁料到,小儿子刚拿了学位,就忙不迭地跑回来了,好似对那外面的生活毫不留恋。行李往地下一扔,跪下便给爹娘磕头,然后让管家定了第二日的火车票,说是要把哥哥寻回来。还说自己这三年在国外待着,就想清楚了一个理:一家人,还是得在一起。叶老爷子笑得合不拢嘴,就算小儿子终没把老大寻回来,他老叶家也稳稳当当的了。

 

更别提世事难料,那大儿子独自在杭州另起炉灶,生意居然做得风生水起。没几年,竟是把东西卖到了万国博览会,还拿了奖。明晃晃的奖牌送到老家里来,在厅堂上供了半年,家里流水的客人就没断过,张口闭口都是:这可是为国争光,光宗耀祖啊,您老叶家出了麒麟子啊。

 

又过了半年,大儿子的生意安排妥当,没了当初的焦头烂额,渐渐可照应些家里。那日他赶上回家过年,初六刚过就又要走,心里放不下杭州那边。老太太赶紧喊来城东大瑞祥的照相师傅,在厅堂楼梯下给哥俩合影一张,说可以挂在墙上,让家里人时时看着。

 

照片洗好送来,又给杭州寄去一张。叶老爷子看着放在厅堂大桌上的相框,琢磨琢磨,遂觉此生无憾矣。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

右边是哥哥,左边是弟弟……认不出来也正常,因为懒,只画了一个头,然后左右翻转(×)。那时候人照相都扎的直挺挺的嘛,动作上也没怎么区分 。

私设叶修是那种穿衣十分老派、思想却很前卫的人,年纪轻轻就敢一个人去南方闯荡;叶秋虽是留过洋回来的,骨子里却挺传统,总觉得一家人就该团团圆圆的。


这张图很早之前的了,当时只是想看看这两个人都穿上旧时代的服装,站在一起对比是什么样子的。画完就忘了。昨天干完活翻文件夹的时候翻出来,又画了个老照片的效果。

评论

热度(50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