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咸鱼

【全职高手/叶橙】汪汪汪

采莲涉水兮:

@改了昵称就找不到我了 GN点的实习老师苏沐橙X小卖部老板叶修请查收~


剧情走向可以说是非常放飞自我了……




汪汪汪 


叶修x苏沐橙




不知何时,学校花圃附近出现了一只狗。


说是野狗吧,看上去白白胖胖,一点都没有饱经风霜的模样;说是家狗吧,每天都见到它在花圃附近撒泼打滚,半天都没人来找它。


但胜在可爱。玻璃球似的眼睛,湿漉漉的小鼻子,毛绒绒的尾巴,很少有人能够抵御它的诱惑,因此这是野狗还是家狗的问题就被抛之脑后了。每回苏沐橙路过花圃,都能看到一大群女孩子围在它的身边,双手捧着脸大喊“好可爱”,胆子大一点的,还会伸手去摸一摸。


不过这待遇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的。“这狗还挑人,”楚云秀说,“是女生就躺平给摸,如果是男生的话,没咬人就算是恩典了。”


苏沐橙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
楚云秀说:“黄少上次瞧着好玩,也想学着那群女生去逗狗,”她似是想到什么,忍不住笑了一声,“结果那狗凶得,追着他绕着操场跑了三圈。”这话固然有几分夸张的成分,但苏沐橙还是很容易就在脑海中勾勒出当时的画面,然后也忍不住笑出声。


上课铃响了。楚云秀看那群女孩还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,提高了嗓子催她们赶快回教学楼去。围在小狗旁的女生们一哄而散,小狗一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还保持着肚皮朝天等摸的姿势,样子有些茫然,呆滞了四五秒,才一骨碌翻过身,踩着小短腿,晃着尾巴慢悠悠跑走了。


苏沐橙被这个场景萌得瞬间空血,当机立断举着手机追了上去。




小狗没跑多远就停下了,甩甩尾巴,安安静静地趴下。


落脚的地方苏沐橙倒是不陌生,是一个小卖部,离教学楼有些距离,店面也不大,但东西应有尽有,课间的时候学生们都喜欢千里迢迢来这边买点零食。值得一提的是,自从花圃旁出现小狗之后,来这儿买香肠的女生比例直线上升。


苏沐橙也光顾过几次。印象里的小卖部老板是一个年轻男子,总是穿着万年不变的Polo衫,半眯着眼睛趴在柜台上看手机。他和学生混得很熟,体育课的时候,总有学生笑嘻嘻朝这个方向喊一声“叶哥”,他就抬起头,懒洋洋挥挥手表示自己听到了。


小狗在地上趴了一会儿,大概觉得有些无聊,在地上打了个滚。


苏沐橙看得心痒,忍不住撩起袖子,决定亲身上阵去撸一把狗。


且不论楚云秀“男女有别”这个说法的正确性,起码现在这只狗还是很给她面子的,不仅躺平在地上任她鱼肉,还不时叫唤几声表示对苏沐橙技术的肯定。


大概是被狗叫声惊动,柜台上探出个人:“点点,浪回来了?”


苏沐橙给狗顺毛的动作像被按了暂停键,好像在和女朋友约会结果被当场抓包的青春期少年,连带着说话都有些磕磕碰碰:“这、这是你的狗……?”




三分钟后,苏沐橙知道了这只常年游荡在花圃周围的狗是只家狗,大名叫“点点”,喜欢被女孩子顺毛。它的主人是小卖部老板。老板是个宅男——呆在小卖部里刷手游体力也是宅的一部分——因此点点常年处于自由活动的放养状态。


在这段友好交谈后,苏沐橙已经放松心情,一边摸狗一边聊着天:“学生们都知道点点是你的狗吗?”


“不知道。”


“你没告诉她们?”


老板理直气壮地回答:“没有。告诉她们的话,她们还会来我这儿买香肠吗?”


苏沐橙:“……”


好一个奸商。


听着他们聊天的点点,忽然“汪”了一声。


老板说:“你看,点点也赞同我这个想法。”


苏沐橙忍俊不禁:“你还能听懂它在说什么?”


老板说:“当然,我养了这么久的点点,肯定略通一二狗语。”


点点又“汪”了一声,还伸出粉色的小舌头舔了舔苏沐橙的掌心。


苏沐橙好奇地问道:“那你知道它现在在说什么?”


老板装模作样沉思片刻,然后说:“它在问你的名字是什么。”




点点的主人,也就是小卖部老板,叫做叶修。


点点不在花圃的时候,十有八九是在叶修这里。苏沐橙知道这个秘密之后,一有闲就会跑过来。


摸狗是能使人心情放松,特别是对于每天都要和中学生斗智斗勇的实习老师苏沐橙而言,这已经列入她每日必做的事之中了。幸而狗的主人很慷慨,不介意自家点点被翻来覆地揉捏,甚至还表示只要苏沐橙愿意,把狗带回家继续摸也是没问题的。


“我是很想的啦,”苏沐橙说,“但是我哥哥他不喜欢狗,不然我早就在家养狗了。”


叶修“哦”了一声,他注意到苏沐橙眼眶下有一圈淡淡的青色。“你昨天熬夜了?”


苏沐橙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:“昨天改卷子改到好迟。”讲到卷子,就忍不住发牢骚:“明明题讲了那么多遍,他们还是做错,真的好气哦!”


“这种情况很好解决,”叶修冷静地提出建议,“据我所知,学生做题老出错,多半是没认真听课,打一顿就好。”


苏沐橙“噗嗤”一声笑出来:“这个方法真是非常简单粗暴。”


叶修也笑了,他递过一罐咖啡:“唔,送个摸狗的赠品给你,提提神,下节课好继续斗争。”


苏沐橙拉开拉环,轻轻抿了一口,一点也不苦。




苏沐橙又摸了两周狗,每天都会得到一罐咖啡,或是一个小蛋糕。


她有些不好意思:“不然我算给你钱吧?”


叶修在这时候显得特别大度:“没事,就一点小零食,我这里很多,都卖不完,你解决了我还要感谢你。”


点点蹭了蹭苏沐橙,“汪汪”叫了两声,


叶修便说:“点点也在说‘谢谢’。”


苏沐橙到底不敢无功受禄,回头买了一袋苹果,等下课之后拿到小卖部送给叶修。她是下午最后一节课,这天天气很好,夕阳的映照下,苏沐橙的脸和苹果一样红。


苹果很大很圆,叶修洗了一个,咬一口,很甜。


点点绕着叶修,“汪汪汪”叫了好几声。见叶修没反应,便一跃而起,前爪搭在叶修的腿上,盯着叶修手里的苹果狂摇尾巴。


叶修把它拎到一旁:“去去去,这是我的。”




第二天苏沐橙来问:“苹果甜不甜啊?”又看到点点趴在小卖部门口的空地上晒太阳,便打趣着问了一句:“点点也吃了苹果吗?”


点点有气无力地“汪”了一声。


叶修睁着眼睛说瞎话:“点点不喜欢吃苹果。”


点点听懂了这句话,愤怒地对着叶修“汪”了一声,对着叶修的裤脚一阵狂啃,但很快就被叶修残酷无情地镇压。


苏沐橙不太懂这一人一狗间的暗潮汹涌,但也能看出点点的不对劲:“它好像不太高兴哦。”


叶修说:“可能昨天晚上玩太晚了,今天精神不太好。”


点点大概对于主人的厚脸皮绝望了,有气无力地“汪”了一声。


苏沐橙问:“它怎么了?”


叶修毫无愧意地说:“它说,如果你今晚愿意和我一起吃晚饭,它就会高兴。”


苏沐橙的脸“唰”一下红了。


不过这次没有夕阳。




晚饭定在市中心最好的的旋转餐厅,环境清幽,服务周到,食物可口,实乃男女双方增进感情的最佳场所。


不过为什么一个小卖部的老板能订到餐厅位置,很令人疑惑。


只是苏沐橙没时间疑惑了。第一道菜还没上来,她就有些坐立不安。


叶修察觉到她的窘境,体贴地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
苏沐橙咬了咬下嘴唇,深呼吸一口气,才鼓足勇气和叶修坦白说:“刚刚我好像看到了我哥哥……”




苏沐橙的哥哥叫苏沐秋,英俊有为,有车有房,手下管着三个公司,可谓黄金单身汉,钻石王老五。在小说里,这样的人设一般被称为总裁。


苏总裁什么都好,就是对自己唯一的妹妹保护过度。当初他就反对苏沐橙去做什么实习老师,奈何自家妹妹热爱培养祖国的花朵,在教书育人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,他拦都拦不住。


这不,没过多久就出事了。


苏沐秋死死盯着面前的照片,神情沉重。


他公司事务繁忙,只不过几日没和沐橙见面,她就已经和陌生男人去旋转餐厅共进晚餐,这不禁让苏沐秋心中警铃大作。


只是照片上的男人有些眼熟。苏沐秋沉思了片刻,觉得好像在哪见过这个男人,但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。他脑壳有点疼,索性就不想了,一拍桌子:“秘书,备车!我要出门!”




点点正在小卖部面前的空地上晒太阳,忽然看到一群人浩浩荡荡走过来,它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,吓得往叶修身后跑去。


叶修正算着还有多少时间放学,忽然一个黑影气势汹汹站在他面前,魄力十足地问:“上周五,你是不是和苏沐橙一起在旋转餐厅吃晚饭?”


叶修已经被苏沐橙打过预防针,此时非常淡定:“这位就是大舅子吧?失敬失敬,久仰久仰——”


苏沐秋手一拍柜台,饼干盒子震了三震:“谁是你大舅子?!”他冷冷说道,“说吧,给你多少钱,你才肯离开沐沐?!”


叶修:“……”


叶修说:“这都多少年前的招数了,怎么现在还有人在用?”


苏沐秋冷笑道:“招不在新,能用就行。”


叶修看他一眼,叹了口气,然后从柜台底下摸出个支票本,在金额栏写了个“1”,然后在下面签上自己的名字,最后把支票推到苏沐秋的面前:“说吧,后面要有几个0,才能让我和沐橙继续交往?”


苏沐秋:“……”




苏沐秋想起他在哪里见过叶修了。


在叶氏企业的慈善酒会上,他见到过叶家的小儿子,叫叶秋。听说他有个孪生哥哥叶修,只是对经商没什么兴趣,所干的唯一和经商相关的事,就是在叶氏下属的一个中学里开了个小卖部——尽管他持有的股份,可以把整个城市的小卖部都承包下来。


苏沐秋沉默。


沉默是今晚的康桥。




点点在后头躲了一阵子,见什么事都没有发生,又迈着小短腿跑出来了。


今天阳光很好,它“汪”了一声,继续晒太阳去了。




Fin.



评论

热度(545)